他來了,這里的日子“亮了”

  文 | 孔德鵬 本刊記者 艾心

  “鄉親們,我想你們了?!彪x開桌里村很久了,身在北京的陳建波還是經常跟鄉親們通通話、聊聊天。

  “陳書記,村里人均收入已翻一番,258戶貧困戶實現整體脫貧?!?/p>

  “陳書記,您朋友認購的生豬已經宰殺,都送到了村民手中?!?/p>

  聽著村里的事,陳建波臉上掛滿了笑容?!白览锎迓菲搅?、燈亮了,鄉親們的腰包漸漸鼓起來了,這讓我體會到了奮斗的幸福?!?/p>

  花椒刺扎進手里,他走進鄉親心里

  2015年,是陳建波轉業到中國鹽業集團有限公司的第三年,生活工作都步入正軌,考驗卻又擺在面前。恰逢中共中央組織部和國家扶貧辦聯合發文,在中直機關、國家部委及央企總部中選派了270多名優秀干部,派駐貧困地區農村,擔任駐村第一書記。

  7月,已過不惑之年的陳建波,背起行囊再出發,來到了陜西省延安市宜川縣集義鎮壽峰社區桌里村。

  他至今記得,車子行進在崎嶇的黃土高原丘陵溝壑間,一路顛簸搖晃,他左手緊緊握著扶手,右手死死抓著前面座椅,被顛得頭暈反胃,身體快散架了。

  下了車進村,村民的貧困狀況,讓暈車暈得“七葷八素”的陳建波一下子“驚醒了”:山高溝深的桌里村有560戶村民,當年人均收入2300元,9個自然村中7個村沒有硬化路、沒有路燈,3個村飲用水困難。有的村民還住在危窯里,見不到像樣的家電,青壯年幾乎全都外出打工。破舊的村委會屋頂飄著褪色的國旗,黨員活動室破舊不堪。

  陳建波清楚,要帶動村里人脫貧,首先得摸清情況,還得用感情焐熱鄉親們的心。他謝絕了鎮領導給他安排的房子,住進了桌里村李書記家的窯洞。這樣,既方便跟李書記交流,也方便跟著書記拜訪村民。

  不過,到村民家中走訪,陳建波總是遇到“鐵將軍”把門。李書記告訴他,村民們一年到頭就靠這幾個月的收成,都在田里忙。于是,陳建波把走訪的地點改在田間地頭。

  最初,村民見到他都認生,不僅躲著他,還在背地里說閑話?!坝械恼f我是北京來的,吃不了苦,就是走走過場,還有的說我來扶貧是得了好處?!标惤ú]有理會,白天和村民們一道勞動,一塊兒在田間地頭“就著咸菜啃饃”,邊干活邊聊天熟悉情況。晚上,他把了解到的情況進行梳理,研究制訂幫扶計劃。

  陳建波到桌里村不久,50多歲的村民張九菊因為打核桃從樹上摔了下來,肋骨骨折。張九菊的丈夫下肢行動不便,兩個孩子上大學每年的花費要3萬多塊錢。陳建波知道后,二話沒說,從自己錢包里掏出1000塊錢,還四處為張九菊籌措醫療費。在張九菊治療和休養期間,陳建波時常到她家幫忙摘花椒。因為不熟練,花椒刺扎得他滿手是血,“刺扎進肉里,就像觸電一樣”。數不清多少次被扎,他練就了“金剛指”。

  一段時間過后,陳建波的皮膚粗糙了,膚色變黑了,腳底板的泡變成了厚繭。慢慢的,他干農活有模有樣,村民們對他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。當聽說他是軍隊轉業干部,不少村民豎起了大拇指:“這回脫貧有指望了!”

  油牡丹種進核桃地,花椒走上產業化

  貧困的“根子”在哪兒,扶貧的重點就落在哪兒。陳建波說,貧有百樣,困有千種,捐款捐物只能解燃眉之急,要想拔除窮根子,就要激發脫貧致富的內生動力。

  張九菊的事情讓他陷入沉思。為了打幾顆核桃從樹上掉下來,最后看病花費6萬多,得賣多少核桃才能掙回這些錢!村里共有土地不到3000畝,其中1000畝都種上了核桃樹,其他土地種上了蘋果和花椒。雖然說起來有“核桃、花椒和蘋果”三件寶,可這些物產帶來的經濟效益還遠遠不夠。

  陳建波了解到,宜川縣城之所以叫丹州鎮,就是因為這個地方產牡丹。經過多方考察論證,他發現油用牡丹適合陜北黃土地種植?!坝湍档な钱a籽的,籽是榨油的,這是個好產業?!碑斔岢鲆M油牡丹,卻遭到了李書記的質疑:“村里哪還有地種牡丹呢?”為了這事,陳建波特地向西北農業科技大學的專家請教,回北京參加行業大會學習,向油用牡丹產業發展較好的山東菏澤等地咨詢學習,得到的結論是油用牡丹可以和核桃樹套種,順利解決了“種在哪兒”的難題。油用牡丹和核桃是最佳的套種品質,油用牡丹的收入能彌補核桃產量低的不足,這樣就能給鄉親們增加收入。

  書記這關過了,村民們又給他擺了一道“關”。因為沒種過油用牡丹,大家沒有經驗、心里沒底,不愿栽種。陳建波只得挨家挨戶去做工作。為了讓村民心里踏實,他聯系了一家頗具實力的當地企業,試點種植200畝。這家企業不但免費提供牡丹苗木和技術支持,而且可以全部收購。眼見著陳建波為村里做的這些事,村民們不僅心踏實了,干勁也足了。

  不過,油牡丹生長有一個周期,短期內見不到效益。為了給村里開辟多元化增收渠道,陳建波幫村里重建了專業合作社,給村里注冊了“桌里情”農特產品商標,以“黨支部+企業+合作社+農戶”的模式,統一收購、統一包裝、統一銷售花椒、核桃、蘋果等農特產品,并鼓勵村民入股。僅半年時間,農產品銷售所得就達76萬元,不僅為村集體創收4萬元,村民也分別領到了300元至5000元不等的分紅。

  曾讓手指“觸電”的花椒也讓陳建波發掘了更多經濟價值。他通過協調單位,聯合有關公司和權威專家,對當地花椒進行檢測鑒定,制定了宜川花椒標準,為產業提質升級增效奠定基礎。另外通過研制花椒鹽、漱口鹽,以及花椒精油等多元化產品,為地方花椒產業助力。

  陳建波還經常幫村民賣花椒。一次,他開車去縣城賣完花椒返回,由于冬天下雪路面滑,車子向懸崖邊滑去。坐在車上的村民已經跳車,千鈞一發之際,他不知哪來的力量剎住了車。事后和妻子提起,妻子哭著說:“你給我滾回來!你的命對于這個家,比扶貧更重要?!?/p>

  可他還不能“滾”回去,村里正在發展的關鍵節點,他得時刻盯著、學著、操心著。

  工作寫進日記本,改變發生在桌里村

  桌里村所在的延安市宜川縣,是紅色基因傳承的地方。革命戰爭年代,這里的人民曾作出了巨大的奉獻和犧牲。在宜川的烈士陵園里,就長眠著許多陜北人。陳建波說,這些都是他們寶貴的精神財富。

  農村要發展,農民要致富,關鍵靠支部。陳建波與村黨支部一班人,研究提出了“弘揚好延安精神、繼承好知青傳統、發揮好兩個作用、樹立好一個形象”的理念。他在村委會的屋頂裝上八個紅色大字“延安精神 永放光芒”,激勵自己和村里的黨員干部。

  為了增強村班子的凝聚力和戰斗力,他帶著黨員重溫入黨誓詞,開展問題墻、回音壁、大走訪、星級黨員評定等活動;還帶領大家開設了“桌里人家”和“桌里黨員之家”微信群,線上線下全覆蓋,打造桌里黨建品牌。為了開闊村民視野,他又辦起了“桌里講堂”,邀請專家講現代農業知識,黨員活動室、百姓家里、田間地頭處處有課堂,“只要是有利于致富的、有利于村民觀念轉變的,都講”。

  從駐村的第一天開始,陳建波寫起了駐村工作日記:陪80多歲的五保戶過春節、三八節為村里的大媽買新衣服、和企業談桌里的產業發展……一樁樁、一件件,讓村里悄悄發生著改變。

  他和李書記協調完成了桌里小組150萬元的蓄水引水和擴容升級工程,完成上山道路硬化。2016年,協調中鹽公司投入50萬元開展“亮化工程”,給村里安上了太陽能路燈,又爭取到10萬元翻新改建了黨員活動室,籌資60萬元資助小學生購買校服。他還協調鹽業公司與宜川縣委縣政府簽訂健康扶貧和惠民工程協議,連續三年為宜川戶籍居民近13萬人提供免費食鹽。

  村里有33戶特困家庭,陳建波發動戰友組織公益活動,過年時為每戶家庭送去200元慰問金。村里有個小孩患病,他眾籌醫療費1.3萬余元。村里一個貧困戶家庭的孩子考上了大學,他馬上協調幫助解決學費1萬元……

  陳建波為脫貧奔波的點點滴滴打動了村民,很快換來了大家的真心回應。村里閑散人員少了、勤勞致富的多了,鄰里糾紛少了、結對創業的多了。不管誰家改善伙食,都會悄悄地放到他的門口一份。有時候他一早醒來,會看到窯洞門口放著村民自家種的蔬菜。

  三年時間轉瞬即逝,陳建波離任之際,桌里村人均收入翻了一番,貧困戶由258戶減少到20多戶,距離全部脫貧為期不遠。雖然回到了北京,陳建波心里依舊牽掛著桌里村的鄉親,他計劃籌措資金建立桌里綜合發展基金,持續推動村合作社發展壯大。

  人物簡介

  陳建波,空軍轉業干部,2012年轉業到原中國鹽業總公司(現為中國鹽業集團有限公司)。2015年7月,被選派到延安市宜川縣集義鎮壽峰社區桌里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,為桌里村籌措資金、引進項目、改善設施、開展黨建,獲得村民認可與好評。2016年,被宜川縣評為“優秀第一書記”,2017年被該縣評為優秀黨務工作者。


羽毛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