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火線提拔”干部羅浩:遇事必得擔當

18198671766544949338.jpg

身穿防護服的羅浩

  2月6日晚8時許,羅浩剛剛結束了運送防護物資的工作,得以稍作休息。不久前,羅浩這個名字并不為人所熟知,但在近日,他因成為全國首個“火線”提拔的干部而備受關注。

  據湖北省咸寧市退役軍人事務局網站消息,今年44歲的羅浩是退伍軍人,現在是咸寧崇陽縣天城鎮四級主任科員,半個月來,他運送需隔離觀察人員80余人,1月30日,被“火線”提拔為天城鎮黨委委員。

  6日晚,羅浩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“提拔”對他而言沒有所謂的光環,反而意味著更多的責任和擔當。

  據介紹,在疫情發生后,羅浩主動請纓,負責對需要隔離觀察人員的運轉工作。天城鎮人口將近20萬,人口密集度大,鎮上征用一輛7座金杯車,專門轉運隔離觀察人員。羅浩擔任司機。這輛轉運車,被天城鎮黨委書記廖旦稱為是“諾亞方舟”。1月27日,崇陽縣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揮部發布嘉獎令,對其通令嘉獎。

  最忙時7點多出門,凌晨兩三點睡覺

  北青報:現在防疫工作是如何安排的?

  羅浩:一般是早上7點多鐘出門,我的任務主要是接送需要隔離觀察的人員,但這幾天我們鎮里確診病例比較少,比如2月6日沒有確診病例,我這一天都是在送物資。晚上有人出院,我要去接患者出院。晚上回來之后,要先將當天情況上報,然后接受反饋,在晚上10點半之前要把當天的情況報到縣指揮部,到晚上12點,縣指揮部會發布第二天的相關工作安排。

  北青報: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參與防疫工作的?工作強度怎么樣?

  羅浩:差不多從臘月二十八開始到現在,最忙的時候是大年初二到初五,每天都是早上7點多就起來了,一直到凌晨兩三點睡覺,連續幾天都是,特別緊張。

  北青報:那幾天忙,是否和確診病例比較集中有關?

  羅浩:主要是那段時間疫情的消息特別集中,很多人雖然是普通的感冒發燒,但是很緊張,身體出現問題,會馬上聯系我們縣里面指揮部,那里有四五個專線輪流接電話。對于需要接送的每一個人,我都是從家里面接出來送到醫院,再在醫院等他們的報告出來,拿到他們的反饋意見,上報給縣里的指揮部。每天都會有兩三個人需要我這樣接送,但其實很多人做了檢查可能只有一人確診。我都會陪他們體檢完,報告拿出來一看,如果都是陰性,CT檢查都是很好,沒什么問題,就送他們回家。

  北青報:接送需要隔離觀察的人員,有被感染的風險,如何應對?

  羅浩:開始有點擔心,后來慢慢覺得也還好,平時注意勤洗手、勤通風、多鍛煉身體。比如晚上事情忙完了之后,書記會組織我們到籃球場去運動一下,增強抵抗力。我覺得就是普通工作,我們鎮上的干部都是這樣,平時工作也都這么干,書記說這個事情誰去做一下,就說“好好好”,就去了。只是這次因為疫情,突然會關系到生命安全,讓外面的人覺得有些危險,其實在我們鎮上來說,這種工作就像普通日常工作一樣。

  吃住在單位,近期只回過一次家

  北青報:之前有消息說,因為物資緊張,穿防護服不敢多喝水、減少上廁所?

  羅浩:之前是物資比較緊張,一天只有一件防護服,一個口罩從早上戴到晚上,上廁所就要完全脫下來,損耗防護服,所以就忍著了。這幾天會好一些,有愛心人士捐贈了物資,稍微富余一點,一天差不多有兩套。

  北青報:這一段時間都是在單位里面???

  羅浩:都是在單位里面住,中間只回過一次家,到了家門口,老婆做了面條和餃子,就拿回來吃的。

  “火線提拔”有壓力,要有更多擔當

  北青報:你怎么看這次“火線提拔”?

  羅浩:有點不好意思。我們鎮里和縣里都做得很好,就像是本來一塊蛋糕是大家共同完成的,結果像被我一個人獨享似的。沒有想過會受到這么多關注,好像一夜成為了網紅,我們同事還說我的相關短視頻點擊量過幾百萬了。

  北青報:身邊的同事是怎樣的工作狀態?

  羅浩:我們值班室有兩張床和一個上下鋪,每天都會有兩三個人不回家。我們書記和鎮長也都是日夜堅守,不回家。我只是冰山一角,大家都是這樣奮斗在前線??赡苁俏议_車接送患者看起來很危險,但其他人在社區里面走訪,也都是直接或間接地接觸患者或疑似病例,工作都是這樣做。

  北青報:“火線”提拔對你會有什么影響?

  羅浩:有壓力,也有更多的責任和擔當。沒有所謂的光環?,F在黨員干部就是要擔負更多責任,群眾的眼睛都是雪亮的,都看著你,該你做的事情不做嗎?遇到事情該站出來能不站嗎?不同的人可能有擔當多少的區別,但不能不擔當。

  北青報:提拔之后的工作會怎樣安排?

  羅浩:接下來的工作還是會以轉運病人和物資為主?,F在全縣人民最關注的還是疫情和防疫,就希望早點恢復縣城的正常生活,就看我們的工作和努力了?,F在感覺擔當更多了,責任更大了,要更加努力了。工作不僅是做給群眾看,也是做給自己的家人和自己的小孩看。要做自己小孩的榜樣,孩子們都在看著你呢。

  文/本報記者 郭琳琳 統籌/蔣朔


羽毛球